打破框框 讓生命發光 前言:一位來自加拿大的老外,曾經是台灣惠普電腦部的負責人,更是神通電腦的副總裁,卻在52歲毅然退休,到三芝收ㄆㄨㄣ做環保,現在卻可能將廚餘發展成生物科技的新商品! 採訪劉力學當天,天空飄著微微細雨,我們從台北沿著淡金公路往北海岸前進,過了 三芝鄉不久後,眼前淨是浩瀚的大海。 沿路上,我們睜大了眼睛,找尋劉力學口中的SOS檳榔攤,好不容易循著左彎右拐的小路,才找到了傳說中隱匿在樹林間的「臨海別墅」。 一下車,劉力學養的好幾隻狗,輪番撲到我身上來,圍著我蹦蹦跳跳的,完全沒把我當成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。而劉力學他老兄則忙著陪訪客參觀廚餘,吩咐我們自己進屋去,好像我們是他認識多年的好友一般。 臨海別墅的台灣女婿 劉力學有個很中文的名字,但他卻是個「阿逗仔」,出生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他,是法裔加拿大人,但卻輾轉來到台灣,成為「台灣女婿」。 「臨海別墅」是他定居在台20多年的住所,更是他與他太太兩人胼手胝足、一磚一瓦打造的桃花源。 初次造訪「臨海別墅」的訪客,對於此地優美的環境,幾乎都讚不絕口。兩層樓的石屋、原木的裝潢、屋前高聳的椰子樹與低矮的鐵樹,錯落在綠色的草地上。 再往前一點,則有露天的苗圃、栽種有機蔬菜的溫室、野營專用的木桌椅以及幾盞劉力學自己組裝、利酒店經紀用太陽能面板發電的路燈。再往前進,則是綿延數公里的防風林,樹林裡則有露營帳棚,穿過樹林後,一大片的 白色沙灘與蔚藍天空,盡攬眼底。 原是科技界高階經理人 原本,一個外國人在台灣北部鄉下住了20幾年,也不是什麼太稀罕的事,但是在了解劉力學的背景後,才發現他真是個「人物」。 他是中文電腦的催生者,更是全球第一個透過點陣印表機列印出中文字的人,甚至連104自動查號系統,也是透過他的設計才架構成型的。 此外,劉力學還是惠普電腦首位台灣地區負責人,後來更當上了神通電腦的副總裁。 但是他卻在正值壯年的時候,從科技人的身分急流勇退蛻變成一個環保支持者,四處奔走回收廚餘、製作堆肥。 甚至為了捍衛白沙灘而槓上走私集團,打了好幾年官司。 在劉力學的身上,有著一大籮筐的故事;但是影響他最大的,是他的成長環境與教育方式。 從小在森林露營、打獵、釣魚 劉力學出生在魁北克省北方的La Tuque小鎮上,這個名叫毛球線的小鎮,人口不到一萬人,但是卻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。 劉力學從小就跟著爸爸以及兄弟姊妹在森林裡跑來跑去,濃密的森林佈滿了他們的足 跡,更是他從小到大的遊樂場。 「小時後,爸爸常帶著我們到森林中露營、打獵、釣魚,他教我們搭建營地、追蹤獵物以及辨識方位,學習一切在大自然中謀生的技能,這對我的成長結婚西裝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,養成我對大自然的熱愛以及獨立早熟的個性。 」 因為一天到晚在森林裡跑來跑去,劉力學甚至還遇過野熊。 「有一次,爸爸帶全家人到森林裡的木屋度假一個月,他在溪流旁架設發電設備,我則在一旁玩耍,我玩累了,剛好看到旁邊有一大片野莓樹,於是我低著頭邊採、邊 吃、邊走,走著走著,猛一抬頭,一頭大熊站在我前面也正在吃野莓,四目交接後,我『哇』的一聲就跑掉了,邊跑邊叫:『爸爸、爸爸,有熊要追我。 』」 「爸爸看了我一眼,淡淡的說:『皮耶(劉力學的法文名字),換你回去追他,他會怕你。』對我而言,爸爸的話都是對的,因此我硬著頭皮回去,躡手躡腳的走到大熊旁邊,『哇』的朝牠大叫了一聲,牠果然一溜煙的跑掉了。 」 「這件事對我往後的人生造成很大的影響,我覺得我比熊還偉大,既然我都不怕熊了,那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?從此以後,我沒有畏懼過任何事情。 」 跟隨父親學習不少技能 劉力學的爸爸是水力發電廠的總工程師,擁有電機、土木與機械三種工程師執照。 在劉力學的印象中,「爸爸是上帝,是萬能的天神,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到的」,不論是打獵、露營或是釣魚,他全都一手包辦,甚至修理房屋、電器、裝配電路,他樣樣都會。 由於劉力學總在他父親旁邊跟前跟後,因此也學了不少技能;「在我9歲那一年,酒店打工甚至還跟爸爸和哥哥一起蓋了棟木屋,親手打造我們的家」。 由於從小受爸爸的薰陶,劉力學很喜歡DIY做東西,他有著各式各樣的工具,很多家務都不假他人處理。 「我覺得台灣的教育很奇怪,很多人除了賴以維生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外,在生活上根本可以用白痴來形容,換個水龍頭要找工人、冷氣壞了也要找工人,有時候明明是個很簡單的小問題,為什麼就不肯自己動手做?」 「或許跟中國人的文化觀念有關,很多人都認為,『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』,會認為那些付出勞力的人是沒有出息的,所以寧願花錢去請人來修,我覺得這樣不但浪 費時間和金錢,也喪失了生活上的樂趣與成就感。 」 從小立志當工程師 劉力學受到父親的影響,從小就立志要當個工程師,即使他在求學過程中,進入了耶穌會,但他卻與學校簽約,白紙黑字清楚的表示:只要做工程師,不要傳教。 在他24歲時,耶穌會任職於台灣輔仁大學的神父,從台灣回到加拿大,發布了「輔仁大學要成立工學院,需要有人前往任教」的消息後,劉力學立刻決定要到台灣來。 「我那時根本不知道台灣在哪裡,還以為在南美洲呢,哈……」 由於劉力學拿的是哲學碩士學位,為了進工學院,他還到台大物理系唸了兩年書,成為台大第一位外籍學生。 隨後又到美國加州的聖塔克拉拉大學(Santa Clara University)就讀電腦工程seo研究所,但是在取得學位後,輔仁大學卻因故暫緩成立工學院。 由於當時的台灣經濟尚未起飛,環境自然淳樸,人民友善親切,讓劉力學深深愛上了這片土地。 因此當輔仁大學決定暫緩成立工學院,要提前與他解約,並將他送回加拿大時,劉力學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,「因為台灣的美女太多了,滿街都是美女,我怎麼捨得回加拿大呢!」 因此他決定留在台灣,並透過聖塔克拉拉大學的老師,同時也是惠普CEO---John Young的協助,得到了惠普台灣分公司負責人的工作。 52歲副總裁毅然退休 在職場生涯中,劉力學運用他在電腦的專業知識,協助阿波羅十一號如期升空,並催生中文電腦與104自動查號系統,工作能力深獲惠普的肯定。 但是由於工作忙碌,也讓他的身體日漸走下坡;於是,在他36歲決定結婚的那一年,他選擇離職,全心全意的經營婚姻生活,並生下一男一女兩個小孩。 後來,劉力學輾轉進入神通電腦,並從1984起,擔任副總裁職位,負責掌管系統事業部,處理關於工廠自動化方面的案子。 不過,由於公司政策將經營重心擺在個人電腦,讓劉力學工作毫無挑戰,因此讓他萌生去意;不過,真正決定在52歲提前退休的最主要原因,在於孩子的教育。 「那時候,因為上班要避開交通尖峰期,我每天差不多5點半就要出門,再加上工作的 關係,常常需要應酬,根本很難在半夜12室內設計點以前回到家。 」 「我記得那時候兒子才剛上小學,有一天,他突然跟我說:『爸爸,我都看不到你。』這句話讓我大夢初醒,因為我雖然是為了他們在外奔波忙碌,但是花在他們身上的時間少之又少,讓我覺得我根本不是個稱職的父親。 」 「由於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,因此我深刻了解家庭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,加上台灣傳統的教育方向,根本就是把孩子丟給學校和補習班管,而很多老師只把教育當成工作,並非當成職志,這讓我完全無法認同。 」 「此外,因為我哲學學位的論文和教育有關,我對教育也非常有興趣,因此我決定自己花時間來教育小孩。 」 劉力學在和老婆溝通後,老婆也同意他的做法,因此他就從電腦業的高階主管,變成一個全職的家庭主夫。 「雖然家中的收入頓減,但是因為還有老婆開設的美語補習班支持,生活上過得去, 我也才能全心投入孩子的教育。 」 「我覺得這樣做很值得,因為我深信,我這輩子最大的投資不在於我有多少錢,而是我的家庭,我那一雙寶貝兒女。 」 台灣人沒創造力就沒希望 對於這個他生活了20多年的台灣,他卻有著深層的看法。 「我覺得台灣未來是沒有前途的,原因在於台灣人沒有創造力,無法擁有自己的產品,只能做代工;造成台灣現狀的最主要因素,追根究底還是在教育。 」 劉力學認為,教育的第一件事是讓孩子越早獨立結婚越好,當孩子哭鬧時,一定是有原因,父母親不要只是一味的安撫或是責罵,而是要了解孩子為什麼哭鬧的原因。 「我記得兒子一歲大的時候,有一天晚上我聽到他在哭鬧,於是我下樓來看看發生什 麼事;老婆告訴我,兒子要玩尿布,她不給玩,因此他就哭鬧個不停。 」 「我覺得很奇怪,告訴老婆把尿布給兒子,沒想到兒子居然把尿布拿到垃圾桶去丟, 老婆才恍然大悟,原來兒子要丟尿布而不是玩尿布。 」 因為她早上趕著出門,告訴兒子以後尿布要自己丟,沒想到他就記住了,認為丟尿布是他的責任,到了晚上,他想要將尿布拿去丟時,老婆不給他,他為了想要拿到尿布才會哭鬧。 」 「於是,往後的每一天,我們幫他換完尿布後,就會把尿布拿給他自己去丟,他也很樂意接受這份工作。 」 「甚至孩子還會觀察我們的行為,因為幾天之後,我們發現屋裡的小垃圾桶裡沒有尿布的蹤跡,而是出現在屋外的大垃圾桶中,後來又過了幾天,尿布卻直接出現在焚化爐裡。 」 「原來是兒子觀察到我會把屋裡的垃圾丟到屋外的大垃圾桶中,之後,再隔幾天,會把大垃圾桶中的垃圾丟到焚化爐裡去,因此他就乾脆自己把尿布直接丟到焚化爐裡。」 「你看,小孩子的模仿與學習能力是不是很強,你只要給他一個環境,他往往會還給你意想不到的結果。 」 讓一對子女快樂做自己 劉力學從不打裝潢小孩,他會在小孩做錯事的時候,不斷地跟他們溝通。 「從他們一歲開始,只要他們犯了錯,我總會叫他們過來坐在我的大腿上,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?知不知道這樣做會讓爸爸和媽媽很難過?等等諸如此類的話。 」 「通常,在和顏悅色誘導他們說出心理的動機與想法的時候,就已經達到溝通的目的了,問題也就自然而然迎刃而解。 」 劉力學的大兒子現在在加拿大首屈一指的UBC大學就讀二年級,小女兒則是台灣中山女高三年級的學生;兩人成績都很優異,但是劉力學從不逼他們唸書,他的想法是:「那是他們自己的事」。 「我覺得台灣的父母很奇怪,什麼事情都幫小孩子安排的好好的,一下子擔心他們危險,一下子害怕他們出問題,這樣過度保護的結果,養出了一堆只會依賴或是指使別人的小孩,這樣的小孩長大後,很難去適應變遷快速的工業社會,難道到了50歲還要靠父母嗎?」 「從小學一年級開始,孩子們下課後的時間都是他們自己去安排規劃的,他們擁有自己的房間,不管要打電動、做功課、看電視,我都不會去管他們,因為那是他們自己的事,他們自己要負責。 」 「我記得女兒國小二年級的時候,就懂得為自己安排時間了,她在門後面貼了一張,上面清清楚楚的用蠟筆畫了看電視、做功課、彈鋼琴等等的圖樣,旁邊還註明了時間,她完全清楚自己該在什麼時候做什麼室內裝潢事,這樣父母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?」不過,劉力學還是會干預某些事情,例如孩子的暑假與寒假作業。 「我覺得寒暑假的時間就是用來玩的,幹嘛要寫一大堆功課,所以我二話不說就把兒子帶回來的暑假作業簿撕掉,然後告訴擔心被責罵的兒子說:『不用擔心,我會跟老師解釋,這二個月,你就好好玩,等到開學了再好好唸書,如果老師要扣分,就讓他扣好了,因為分數不代表一切。 』」 對於台灣目前正在實施的教改,劉力學以「亂七八糟」來形容,他說:「台灣的教育問題,光是革命學校,不革命家庭是沒有用的,因為有很多觀念都來自傳統不合時宜的做法,因此,我覺得教改是內政部的工作,不是教育部的工作。 」 樂當環保工作者 退休後的劉力學,除了花很多時間在孩子的教育上,也開始成為一個環保工作者。 「會走上回收廚餘這條路,一開始是為了要解決垃圾問題,因為我住的地方以前沒有垃圾車,於是我每天把垃圾載到台北的辦公室丟,但是有時候會忘記拿下來,垃圾就在車裡發臭,我覺得這樣很麻煩,不是長久之計,於是就DIY在家蓋了一座小型焚化爐。 」 不過,在焚化爐啟用一段時間後,問題也就跟著來了,原因在於台灣人的飲食習慣會產生一些湯湯水水的垃圾,也就是一般人口中的ㄆㄨㄣ。 這些廚餘在焚化爐中無法完全燃燒成灰燼,反而會影響焚化爐的壽命,裝潢因此劉力學把這些廚餘收集起來,打算將其變成有機肥料。 劉力學透過朋友認識了台大農化系的吳三 和 教授,兩人開始一起研究如何將ㄆㄨㄣ變成肥料,劉力學也從高科技產業主管的外國人,搖身一變成為每天與臭ㄆㄨㄣ為伍的人。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後,兩人終於成功產出第一堆有機肥,劉力學並將這個經驗陸續推廣到社區、學校以及其他鄉鎮。 劉力學說,經過堆置處理、完全發酵後的廚餘,可以從廢棄物變成最好的有機肥料,這些有機肥料對台灣的農業與生態無疑是最值錢的「黑金」。不但可以解決垃圾問題,更可以拯救台灣的農業,讓土地免於農藥與化學藥劑的污染,讓人民吃的更健康,實在是一舉數得。 比台灣人更愛台灣 「收ㄆㄨㄣ、作堆肥、種有機蔬菜」,不但是劉力學退休後的生活重心,也是他的事業。 「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學做農夫,因為在50歲以前,我見證了台灣電腦科技的發展歷程,而在50歲以後,我發現廚餘會是解決台灣環保問題的最好方法,它更有機會發展成為生物科技產業一顆熠熠發亮的星星。 」 劉力學很愛喝啤酒,啤酒不但是他的飲料,更是他的午餐,一打啤酒不到一個小時就喝光了。 在採訪過程中,我不斷聞到他身上啤酒的味道,也不斷聞到他渾身上下散發出的熱情、有計畫、有思想以及充滿希望的味道。 這個「外國人」讓人感覺比台灣人更買屋像台灣人!
創作者介紹

italy

xr96xrfp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