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不及說愛你我,二十九歲。此時坐在飛機上,往花蓮的飛機。想起來離上一次離開花蓮,也已是七年前的事,想不起來為什麼要來,也想不起來當初為什麼要離開。既然離開又為何回來?想著想著開始頭痛起來。好幾天都熬夜沒有好好睡了。此時在一萬英呎的高空,萬一飛機掉下來呢?為了提振精神,而作了這個假設。真掉了就掉了吧。精神一不好,就很容易什麼事都無所謂。我打了個哈欠,稍微伸個懶腰,努力的想振作精神。此時窗外的陽光好刺眼,刺的眼睛快睜不開。突然想起來,那天的天氣也是這樣子的。她老是喜歡和我唱反調。我怕熱,她則喜歡在大熱天找我打球。我喜歡看書,她卻老拉我往外跑,於是我和她的足跡踏遍了整個東海岸。我習慣早睡,她每次都夜半時來按門鈴...。說起來實在是很處不來,但偏偏和她認識了好幾年。和我從小就認識,仍至於國小同班,國中同班。只有在高中時,她突然去唸女校,才不同班。那時也才意識到,她是女孩子。她每天都和我一起上學,再特地等我一起放學。每次出校門我都要很小心,擔心她會突然從背後出現然後嚇我一跳。而且她都很故意的大聲喧嘩,惹得許多同學側目看我。我覺得很丟臉,她卻覺得很得意。真是反調到極點。但是我又不敢罵她,因為我們兩家大人平常建築設計互相往來,熱絡的跟什麼一樣。她媽媽看著我時簡直就把我當兒子看待,而我媽媽對她比自己的女兒還要好。兩家人一聊在一起,簡直就像親家一樣。曾經有一次不小心弄哭她,結果我爸竟要我安慰到她不哭了才准我進門。但她偏偏是固執性子,決定好的事從不更改。因此我只能乖乖等她自己認為哭夠了,肯停止了,我這才向我爸報備獲准進門。大概是這個個性,於是她從來不拿第二名。從小到大,她的獎狀多的快比畢業紀念冊還厚。而我唯一拿過一次的獎狀,是德育優良獎。我上台領獎那次,她卻比我還高興,不停的稱讚我,使得我第一次有飄飄然的感覺。雖然那一次拿了倒數第三名。老師見我和她整天都混在一起,不禁覺得怎麼她沒有將我潛移默化?但很奇怪的,我們倆誰也沒有影響誰,她沒有使我優秀,我也沒有害她墮落。兩個極端的人放在一起反而沒事,我不禁懷疑起所謂「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」來。上了國中後,多了些新課程,她怕我不會而天天都到我家來教我功課。樂的我媽媽天天都準備點心,都留好的給她吃。說什麼良馬配良飼。劣馬本來要任其自生自滅的,但看在我是她兒子份上才多準備我一份。但她每次吃點心時,卻都搶先把普通的先吃,刻意要留精美的給我。想也真奇怪,鬼混一樣在鬼混,玩她比我會賣房子玩。她並沒有刻意的看書,卻總是能考的很好。我不禁懷疑我的天份是不是很差?所有的科目,唯一能比她強的,大概只有國文吧?每次一談到,我總是得意洋洋的炫耀。她卻只是笑笑。於是我不禁有點得意不起來,其它的科目是一遢糊塗呀。她人長的真的可以算是漂亮,大概唯一木頭的只有我吧?她爽朗活潑的氣質幾乎男同學都很喜歡,常常看到有男生滿臉通紅的害羞對她表白,也常看到有人傳信給她。只是來來去去,也沒看她和誰交往。而我也沒有因為她天天和我上下學,而被男生認為是公敵,因為根本沒有人相信她喜歡我。只是都很單純認為是鄰居,青梅竹馬罷了。於是也偶而有人找我傳信給她,或幫忙約她的。只是,每當拿信給她時,她卻都只是面無表情收下,也從不詢問。問她都不回信嗎?她只是若有怨怪的看著我,我只好也悶不作聲。一直到國中畢業頒獎時,她多了一個特別表揚獎,才發現她的作文比賽拿了第一名。老師詢問怎麼她國文考試都故意空白幾題。我這才發現她還是故意讓我。大約是轉了性了吧,上高中後,我開始用功起來。少了她同班級好像少了什麼似的,但那時候的心理反而想說落的清靜。除了每天校門口會被她攔截以外。也並不是討厭她,只是當我每次面對她時,總會有一種害怕的感覺。當時591也不懂那害怕的感覺是什麼。莫名奇妙的,我的死黨們都變成她的朋友,整天老問東問西的,諸如她有沒有男朋友呀?喜歡些什麼呀?喜歡作什麼運動呀?等等一堆有完沒完的。有一年她生日,我的死黨們都起哄著要幫她過生日,要求我一定也要幫忙,並規定我也得準備禮物。想了想,這麼多年了,每年她都會準備禮物送我的,我是該送個東西給她,我才第一次送她一條貝殼項鍊。那時候看她感動的跟什麼一樣,我的死黨們看了個個都臉色大變,相競的交出禮物,期望能獲她青睬。誰知她只是高興的笑笑說謝謝而已。這時好像成了公敵似的,眾人的眼光都充滿怨恨的射向我。齊道:「不會吧?」,她突然害羞的點頭。於是每個人都垂頭喪氣的悶在那。而我聽了更是心頭碰跳。不相信是真的。陽光真的太刺眼了,不禁痛的流出淚來,我拿起手帕擦了擦。低頭看了一下時間飛機也快到花蓮了。什麼時候,花蓮竟然離我變的這麼遠呢?如同我遠去的記憶,隨著歲月,也一點一滴的消逝不見了。飛機嗡嗡著,可以感覺到飛機正快速前進,猶如我曾經擁有的那一段回憶,正快速的埋葬在雲霧下。那是她初次主動的對我表白,也是最後一次。她也沒有打電話來我家問。反而是她和我的死黨們都有聯絡,總是會問及我的近況。死黨對我的作建築設計風不諒解,認為我太不夠意思,要求我聯考後一定得談清楚。我只是唯唯諾諾的點頭稱是。很不幸的,我終究落榜了。除了國文成績是高標外,其餘的連低標的邊都幾乎沾不上。大概是那次感覺她在讓我的刺激吧,整個高中三年,別的科目得過且過,只有國文是下了苦功去讀的。看了看成績單,不禁有些得意有些喪氣。心中想著,不知道她考的怎麼樣呢?一定考的很好吧,憑她的實力,任何一家國立的應該都沒有問題。我沒有詢問她的家人。於是我決定上北部去補習,把其餘科目的基礎打好。一切都辦妥後,媽突然要我去她家探望一下,我嗯的低聲回答。暫時沒有見她面的打算吧?想像著面對她時不知道要說什麼,不如不見。而且,我落榜了。儘管她不會笑我,但我該為自己負責。沒想到原來她生病了。我正想著她家大概是喜慶洋洋吧?於是我連死黨們也沒有通知,就一個人上北部去打拼了。飛機逐漸的下降,感覺耳壓減輕了不少。從窗外可以清楚的看見海岸線。北上,南下,南下,而又北上。什麼時候,我的日子像是空中飛人一樣,在西海岸那端追尋著茫茫不可知的未來。得到了些什麼,又錯過了些什麼。最後我始終回到這兒。我生長了二年的地方。到台北時,是傍晚了。出了車站時,正下著雨,我背著簡單的行李,與一賣屋身寂寞的心情,從此我得在這拼鬥一年。沒有朋友,沒有她,沒有家人。陪伴著我的,是幾本厚厚的參考書,幾件單薄的衣服。她送給我的一個時鐘(怕我賴床),她送我的手錶,她送的一條項鍊,她送的一件毛衣。她送給我許許多多的生日禮物。攔了輛計程車,掏出了媽給我的地址,要去投靠一位阿姨家。傍晚的台北,滿是車潮與人潮。默默的看著燈光閃爍,我想起花蓮港那一閃一閃的燈塔。車子穿梭在車陣當中,耳中滿是跳錶的嗶嗶聲,不禁想就此退縮回花蓮去。不行!就此回去鐵定被笑死。還讓她再天天來我家教我功課嘛?劣馬?我不能永遠是劣馬。「先生,到了。」驀然一個聲音打破我的沈思,把我從不安的心情中喚醒。我掏出錢給司機,下車後,看見一間一間的房子,密密麻麻的排列著。我深吸了口氣,按著號碼,找到了阿姨家。再三的確認沒錯後,我按了門鈴。抬頭望望天色,黑暗已包圍了我。「來了,來了,那一位呀?」一個女子叮鈴的聲音從門後傳來。門一打開,阿姨楞了一下,再三的辨認,突然抱著我哭起來。我為難的掙脫也不是,讓她繼續抱著也不是。想不到是這位阿姨,她是媽的姊妹們中最愛哭的一個。說哭就哭,說笑就能笑的。從小到大,我最怕的是這個阿姨,頑皮的我,她一哭我就沒輒。理好了室內裝潢一切東西之後,姨丈帶我去台北市大約的逛了一圈,認明了往補習班的路。晚上打了通電話回去報平安,和媽說了幾句話。媽媽絮絮不休的,要我聽阿姨的話啦,生活上打擾了人家許多地方,要多跟人家謝謝啦。然後,我將電話轉交給阿姨時,聽見阿姨又哭起來了。我轉過身去,搖搖頭。媽多話,阿姨多淚,另一個住高雄的阿姨據說自己開公司,另一個阿姨住國外,很會念書,嫁了個有錢老公。真是各有各的特色呀?我想。深夜的窗外,燈光耀眼的閃爍個不停。像是從北濱往外海看,船隻飄搖的樣子。我默算了方向,花蓮大概在那邊吧?我對星空許了願望,希望我能考上好學校。一轉眼看見桌上的鬧鐘,那隻小熊眼睛一亮一亮的。突然想打電話給她。但,又可必呢?我落榜正需要時間重新開始,她將面對新的生活。沒必要打擾她。我想。高四生涯,把習慣慢吞吞處理事情的我,也變的快步奏起來。台北市繁華的景像,錯綜複雜的道路,我常常迷路。於是也習慣了自己找回家的路了。打電話問阿姨,得先等她哭完。那時候也天黑了,剛開始,真的不習慣。花蓮市的路不多,但對那時候還是小孩子的我們,一公里就要走上一天了。和她那次貪玩迷路,在花蓮市的某條街。她牽著我的手,沿路的問許多大人路,然後走回到家。突然酒店打工地,傍晚又下起雨,桌燈亮著,映在窗上。看著窗外不停的雨,想起了花蓮,想起了迷路的夜晚,想起了她牽著我的手,想起了她害羞的點頭,也想起了她教我功課那頭頭是道的樣子。過年時回去,和爸媽一起去她家拜年。可是沒有看到她。不禁奇怪一下。過年時回去,和爸媽一起去她家拜年。可是沒有看到她。不禁奇怪一下。下午,雄他們過來找我,差點被眾人圍毆。幾個人圍過來又抱又叫又笑,恨恨的興師問罪起來。談起早上去她家拜年,他們眾人臉色才稍微好一點。雄恨道累積了許久的怨氣,總算你小子回來了,你去探過她了,那就算了。眾人臉上黯然一片。怎麼會是她呢?是她?是什麼呀。講話神祕兮兮的。我笑著道。平平訝異的說,怎麼我不知道嘛?雄狠狠瞪了他一眼,我才覺得事有蹊巧。我捉住平平,要他講。可是雄拉開他,說沒什麼。我不禁急了起來,拉住了雄,問她怎麼了。雄最後要我自己去問她媽媽。初二起個大早,我便急忙忙往她家去。門鈴按個不停,都沒有人應門。我氣急的踹了門兩下,最後沒辦法,回家去問媽。媽也是吞吞吐吐了半天,結果,竟然沒一個人肯告訴我。一氣之下,往平平家去,非要捉住他問個清楚。偏偏,平平也和他媽媽回鄉下奶奶家去了。最後只得去找雄。我憔悴的站在雄家的門濾桶外,焦急的按著電鈴。雄滿臉睏意的開了門,看見我的樣子,嚇的醒了一半。你快告訴我,她怎麼了?雄猶豫了半天,我一氣往他家的門踹了一下,他最後沒辦法,拿給我一個地址,告訴我,不准說是他給的。然後取了塊抹布小心的擦門。我看了看,是在台東的某家醫院。我道了聲謝,然後往外衝。突然又回頭去他家。台東怎麼去?你帶我去。他楞在那,抹布掉在地上,嘴巴張的大大的。去!給你地址我很怕她責怪我了,要我帶你去!她好好時你怎麼都不關心一下,一定要她生病了,你才肯回頭看一下哪!雄怒氣沖沖的說,我的眼越瞪越大。雄才發現說洩了嘴。無奈的蹲在地上,嘆了口氣。她生病了。我們幾乎每個禮拜都抽空去看她,她憔悴了好多,瘦了好多?你呀!沒良心的!她每次都問起你哪,但你又沒消息回來,我們只好說你變得用功了,成績進步了。她很高興,她真的很高興。我們只要能看她高興,我們就夠了,夠了。雄站起來,好,你要去,我就帶你去。騎著他的追風,飆在台九公路上。寒冷的風從袖口灌進來,但我一點兒也不覺得冷。只覺得腦門中嗡嗡一陣。二個半鐘頭後,到了台東。發現是一所療養院,雄在門口登記了後,和我一起往院內走去。突然雄停住了,我順著他的眼光看去,正看見她,她正和許多病人西裝們一起聊天,有許多小孩圍在她的身邊,一副歡樂的樣子。她真的憔悴了好多,瘦的不像樣。可是她的笑容好有自信,好燦爛。我不解的看著雄。她,得了癌症。雄眼眶紅紅的說。但她還能夠把歡笑帶給大家,我佩服她佩服的不得了。她看起來簡直就像沒病的人一樣,她很漂亮,又有愛心,又美麗,又溫柔。但她偏偏得了癌症,癌症呀!她不准我們告訴你,怕害你分心,無法專心讀書。看!她多善良,她多愛你呀!我聽了傻在那兒,突然許多回憶襲上了心頭,她的好,她的真,以及給我的一切回憶。腦子像被抽空一樣,嗡嗡的響個不停,東海岸,南濱,北濱,七星潭,八仙洞,鯉魚潭,台東,片片段段的情景,有如靜止了一樣。腦海中的印象,突然的醒目起來。心頭中一股強烈的念頭被敲痛起來。我再也忍不住,推開門含淚的站在她面前。她吃了一驚,晶瑩的眼眸中也滴下了淚。突然她轉身往病房跑去。我站門外,不斷的敲打,但是她終於沒有開門。雄過來拉住了我,勸我走吧,走吧!我終於站起來,和雄離開台東,但她在門後隱隱啜泣的聲音,始終在我的心頭嗚咽。我回來了,花蓮。我在她的墓前,輕輕的放上一束鮮花,猶如她也這樣輕輕的愛我一樣。我告訴她,我不再笨了。我考上了醫學院,並且,現在當醫生。她幫助借貸了我一輩子重生,
創作者介紹

italy

xr96xrfp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